OOC - STUPID BAR

從夜生活找到事業靈感!OOC《Stupid Bar》 製作人 Gin 專訪

酒精、電音、派對,看到這幾個詞,你會想到什麼?酒醉金迷、玩世不恭還是夜夜笙歌?

跟 YouTube 節目 Stupid Bar 製作人 Gin 深夜訪聊,讓我們對夜生活文化,有了新的認識與思考,只能說,隔行如隔山,唯有深入其中,才會看到事情的另一面。

今天這篇專訪,將告訴你,一個愛辦 Party 、夜生活的年輕人,如何將「興趣」發揚光大,展現全方位的知識變現!

當玩不只是玩 他們要玩得夠專業

如果搜尋 OOC 官網,在「關於我們」頁面介紹,是這樣寫的:「 草創於 2013 年年底,兩位就讀台大會計系的年輕人,組成了這個團隊。在學期間就有多年的派對、夜生活等工作經驗,將國外派對元素取經來台灣,堅持提供完美的派對服務品質。取名 OOC,是 Out Of Control 的簡稱,目的是希望來參加活動的朋友們,都可以跟我們一起瘋狂,享受專業派對的樂趣。

圍繞著派對主題, OOC 目標成為台灣最強電音媒體,為了爭取更多話語權, 2015 年,他們成立 FB 粉絲專頁,在夜生活文化領域當上社群先行者。

同樣愛派對、迷電音、享受夜生活,Gin 當時念的是台科大工業設計系,在產品設計正夯的時代,他卻選擇另外一條不同的路,「高中時覺得設計很帥,結果進大學後,跟同學一比,發現自己真的太弱了。」

於是,他把注意力,更多的放在課外活動,在那個玩瘋的青春歲月,他參加學校 DJ Workshop,自己寫電音歌曲、去 Live House 實習,Gin 對一切都抱持著好奇、好玩的態度,他甚至直接傳訊息去 OOC 粉絲團,「你們有沒有缺人手?」

 Stupid Bar:一切故事 就是從這裡開始

主動請纓的 Gin,當起了專欄寫手,他寫夜店文、介紹電音趴,時不時還要採訪國內外 DJ、偶爾接接業配。當年,OOC 一篇業配文章,可收台幣 3,000 – 5,000 元;辦一場電音派對,大概能賺 20 – 30 萬。

「台灣其實沒有一個很完整的電音產業體系,在整體產業做不起來的情況下,台灣很難培養國際藝人和唱片公司;而市場能供給的主辦單位頂多兩家,其他就是想辦法把對手幹掉!」

惡性競爭循環,加上產業前景令人堪憂,Gin 說,他們很早就意識到,繼續下去,很難賺錢,他們必須找到新的穩定出路。

2016 年開始,OOC 決定轉向 YouTube 發展,起初,影片還是圍繞在電子音樂、國外 DJ 專訪、音樂節等介紹。

Gin 說,他也曾想過,製作像 Tasty Japan 那樣模式的影片 – 沒有主持人,影片聚焦在酒類調製的過程,以快節奏方式呈現,但試了 2-3 支影片,發現效果跟想像有落差,似乎還是必須要找真人來撐場。

於是,他們找上講話自帶笑果、台北知名酒吧「後院 L’arrière-cour 威士忌博物館」的當家調酒師 Brandon ,來當節目主持人,每集搭配一個正妹,以帶狀節目《Stupid Bar》開始在市場走跳。

除了介紹趣味酒類知識,也分享調酒師的真實生活,無厘頭的風格,有點ㄎㄧㄤ的說話方式,拉近酒吧與一般人的距離,改變大家對於酒吧「聲色場所」的刻板印象。

成功不能複製「時機對了,什麼時候都會中!」 

目前,OOC YouTube 頻道近 37 萬訂閱者。身為製作人的 Gin,不想要露面,但他樂於學習幕後的一切,不管是剪輯、寫腳本還是上字幕,都是從零開始、邊做邊學,不斷去調整拍攝手法、影片節奏等等。

OOC 因為相對早就開始經營 YouTube ,所以有嘗到流量紅利甜頭,「當時真的很好做。」Gin很直接地說,就是剛好在一個對的時機點,走在對的路。

其實,沒有人能確認機會何時來臨,就是堅持做下去,自己認為對的事情。Gin 回想 OOC 的流量變現之路,「貴人應該是壹電視業務」,當自媒體社群有了一定的聲量,雙方合作第一支業配影片後,接下來的邀約就開始不斷,為他們敲開另一扇門。

聊到這,我忍不住問 Gin,「對了,那其他創辦人呢?」他酷酷地說,「他們一個在北京有很好的工作機會,一個英文超強,現在是英文補習班老師,資深成員全職創作的,就只剩我了。」

搞笑只是創作手法 內容也可以做得很專業

2020 年,OOC 正式踏進線上課程領域。

起初,YOTTA 友讀找上他們,開了一堂基礎調酒課《打造專屬自己的輕鬆酒吧!成為專業調酒師的必修課》,目前學員已有 2,742 人。

透過這次跟平台合作,Gin 對於線上課程前中後期執行過程,有了進一步了解。

OCC 社群內容,長期都是以酒吧、酒類相關知識介紹為主,所以粉絲輪廓很明確,都是一群愛酒人士。Gin 表示,他們當時還滿順利的,光是利用 IG 即時動態,來發線上課程前導問券,2 天時間就回收 700 份,開課達成率 100 %。

第一次開線上課程就成功,為 OOC 打下一劑強心針。

因為想要有完整的定價、行銷自主權,且希望網站設計畫面,能夠呈現自己想要的風格質感,OOC 在 2021年時,決定利用 Teachify 架設專屬的線上課程網站

這次,他們跟亞洲排名前列、 4 位台灣知名調酒師共同合作,開了進階調酒課《世界級調酒師 25 堂進階課|精緻調酒細節完全攻略》,同樣取得不錯的銷售成績。

連續兩堂課,分別為調酒的基礎跟進階課,所以在宣傳時,是有加乘作用的。

不管是對於有心想入行的調酒師們、單純想要在家學習調酒者,或想學習更高級的調製手法,都可以根據自身所需,找到適合自己的課程,有系統的學習。

在日常生活觀察 找到課程切入點與定位

如果說酒是晚上的興奮劑,那咖啡就是白天的提神劑。

2022 年8 月,OOC 正式決定推出咖啡線上課《理想日常咖啡學|今天就能派上用場的咖啡知識》。有些出乎意料,但其實也沒有偏離軌道。

畢竟,茶、酒、咖啡,被稱為世界三大飲品,不管是在酒吧還是咖啡店 Menu 上,總能看到這三種飲品的 Mix 創新版本,融合中別有風味。

台灣人愛喝咖啡,數據證明一切,根據報導,光是 2021 年,全國就賣掉 28.5 億杯咖啡,平均 1 人 1 年要喝掉 124 杯。

隨著咖啡市場在台灣不斷擴大,無論是在便利商店、咖啡廳,還是星巴克、Cama、路易莎這樣的連鎖品牌購買,很多人其實喝咖啡喝了很久,還是搞不清楚淺焙、中焙、深焙差在哪,更不要說該如何挑選,自己喜歡的咖啡豆,找到想要的風味象限。

Gin 表示,市面上的咖啡課程,多數都是在教手沖咖啡,但手沖咖啡其實是中高級咖啡愛好者,才會去學習、進一步了解的手法。他發現,沒人在教基本課程,所以他們決定,製作一門專為小白打造的基礎咖啡課。

他們邀請到瘋狂咖啡師 Amis 來做為講師。此前, Amis 就曾上過好幾次《Stupid Bar》節目,介紹如何用咖啡做調酒,獲得不錯迴響。

「Amis 除了有經營自己的社群,也一直有在開線下實體課教學,場場爆滿。」這些信號,都是讓他們覺得可試試看的判斷指標。

在這次的咖啡課上課程,OOC 在銷售方案上,除了 Email 行銷、波段式操作,他們也做了新的嘗試,推出加購咖啡壺、咖啡豆等套裝方案。

想賣線上課程?先確認社群定位跟鐵粉

就像很多人,是靠出書來累積知名度,知識型創作者開線上課程,除了積累知識資產,也能在業界有更多公信力,對整體事業來說,是滿加分的。

至今手邊已有 3 門線上課程,Gin 認為,線上課程要銷售成功,有兩個要素。

首先,社群長期經營的內容,必須是知識型定位,「如果只是單純吃喝玩樂,生活 Vlog 類型頻道,賣東西會比較像賭博。」因為內容太發散,無法確認粉絲真正所需、所愛,不要講賣線上課程了,即使銷售一般選品,都比較像是憑運氣。

另外一個,則是鐵粉的支持。「只要你相信這個人,你就會願意跟著他買東西。」「粉絲做事情,有時候不是理智的。就像我們以前念書時,常常買完材料,就以為自己做完作品了。」「買線上課程,有時候也是這樣,大家買完就覺得自己會了,有種已獲得知識的錯覺。」

而粉絲重在質、不重量。「我也有看過, YouTube 頻道訂閱不到 10 萬人,臉書社團僅 1,000 人,但是帶貨能力非常強的。」

在線上課程聯盟行銷的部份,Gin 提到廣告行銷界的七次法則。「販售線上課程其實有點像是馬拉松,消費者可能陸續看到很多人介紹,廣告打到第 10 次,他才突然覺得該買了。」

比如說,一堂課可能同時請阿滴、滴妹、Joeman 協助推廣銷售,而消費者可能看過課程介紹廣告,也看了阿滴跟滴妹的影片,最後,是看到 Joeman 的影片才下單。

從數字成績來看,會直接算在 Joeman 的帶貨能力,但前面各環節曝光,都是增加記憶點、促進銷售的環節,所以其實也無法很精確地判斷,這筆單到底歸功於誰。

疫情跟年齡改變習慣 居家調酒是新趨勢?

Gin 非常清楚,創作者有一定的生命週期,以 YouTuber 來說,差不多平均可以風光 2 – 4 年,像蔡阿嘎這種十幾年的長青網紅,確實不多見,所以必須提早佈局,將戰線往外擴張。

轉往開實體酒吧嗎?除了有營運成本,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。

「我覺得,OOC 的粉絲也在跟我們一起長大,隨著年紀增長,大家可能逐漸不愛去酒吧,反而喜歡約個三五好友、待在家裡喝個小酒,聊聊天就很 Chill !」

所以,除了持續推出線上課程,他們還自建 Stupid Bar 官網,規劃平易近人的酒譜,販售調酒器材,並將 YouTube 影片跟產品適當結合,教大家用簡單的材料,輕輕鬆鬆就可以做出一杯調酒。

「調杯好喝的酒給朋友喝,不覺得很酷嗎?」更別說「外面喝一杯價錢,在家可以喝三杯!」


採訪隨筆

記得最初,看到瘋狂咖啡師 Amis 的照片 ,覺得輪廓很深,跟 Stupid Bar 當家主持 Brandon 很相似,隨口問了一句,「 Amis 跟 Brandon 一樣,都是原住民嗎?」

Gin 說,「哦~對阿,他們兩個是隔壁村的!」

「然後,他們兩個現在還是室友。」

咖啡跟酒,果然是一家人(笑)。


最後,如果你還沒用過 Teachify 開課快手,或是想推薦給親朋好友,歡迎先來試用!

希望今天分享的內容,大家會喜歡!如果有特別想要知道什麼,也可以隨時留言跟我們說 (•‾⌣‾•)


採訪撰文:鄭莉民(Nikki)